行业动态

宁波微博大V账号值100万? 微营销背后现“潜规则

  据周奇介绍,如今他已成为香港某杂志的签约评论员,并受聘于某高校,成为该学院的微博顾问。“在微博圈的走红使我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扩大朋友圈和人脉关系,从而更有效地推广和营销自己,这些都有助于自身及公司的发展。”

  2009年,百度开始推出竞价排名,微信也于近期完成CPC(单次点击计费)模式内测,广告商与网络运营商的合作似已成定局。嵇明认为,若是没有广告消费,网络平台的运营也将走入困境,二者之间相辅相成。此外,新浪微博此举也必将对微博大号产生影响,心灵鸡汤、段子、星座类微博博主的广告订单势必减少。

  “就算回到家,我也会把私信内容和网友互动处理好才休息,这些都已成为我每日必修的家庭作业。”周奇笑着谈到,有一次自己流着鼻血还依旧在发微博,这一场景差点吓坏了他的妈妈。

  凭借此前在媒体圈的人脉资源和网络操作模式,在微博营运之初,周奇便已轻松收获5万多的粉丝。后在余姚水灾、奉化倒楼等事件中,周奇通过微博不间断发布事态最新进展,并积极传播救援信息,粉丝数量在一星期内便激增三万。

  同样,在如今缺乏系统推广模式的背景下,只能进行零碎片段式宣传的商业公司也在虔诚期待着微营销世界的曙光破晓之际。面对网络营销业内多家企业纷纷倒闭的现状,嵇明将目光抬至远处,“我们亟待一个完善的可持续网络营销平台早日建成,希望那时,我们能做的可以更多。”(完)

  但周奇也大方承认,自己的微博确实也存在一些商业化元素,比如受某品牌邀约参加活动后,他也会发布与该活动相关的微博内容,或以派发活动入场券及优惠券的方式来进行隐性宣传。“我并不收取相关费用,只是有选择性地进行活动宣传,一些大众关注热度不高或已失去流行趋势的商业活动邀约,我就不会接受。”

  随着微博人气的飙升和影响力的持续扩大,周奇坦言,常有人愿意出价3000~10000元只为买下他一条微博以植入广告。

  对于很多宁波网友来说,西门町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的微博以及时资讯和网络桥段吸引着不少网友的簇拥,其中也包含美食、旅游、求职交友及投诉维权等信息内容。开通不过三年时间,西门町的粉丝数量已逼近22万,在宁波本地颇具影响。

  在嵇明看来,未来微博红人的行业细分将会越来越明确,专业化程度也会不断提高。“如果我需要寻找一位网络红人投放广告,我会考虑其在特定领域的专业情况和粉丝的职业范围,因为我希望自己的广告做到精准投放,而非骚扰信息。”

  “西门町吃在宁波”本名周奇,是土生土长的宁波人,曾投身媒体行业,现为宁波某高档婚庆公司老板,并投资经营餐饮等领域。

  “粉丝通会依据用户的性别、年龄、职业、居住地等特性进行群体圈定,筛选成功后,广告微博便会出现在用户页面的前三条。”嵇明解释道,新浪会审核申请开通“粉丝通”的公司资质,获得核准后,付费便可开通。在费用方面,嵇明认为该款产品在单次曝光上“显得很便宜”,一千次曝光所收取的费用仅为10~15元。

  面对微博大V的广告植入,不少网友显得颇为反感。在微博评论区内,一些网友吐槽:“是有多缺钱啊,又打广告。”、“这一次转发又赚了多少钱?”“又是广告,我已经对你粉转黑了!”网友小邱表示,如果看到自己所关注的博主频繁发布广告信息,会对其取消关注。

  对于如何平衡各方利益并寻求利润的最大化,各方力量显然还在不断摸索之中。百度、微博、微信等广告营销一方面在商家的膜礼下气势如虹、高歌猛进,另一方面则深陷用户质疑泥淖,艰难前行。而看似风光正好的微博红人也逐渐正视微博平台式微之窘境,莲步轻移至微信平台,小心埋藏好对创新模式的迷茫和存活寿命的担忧,继续为新媒体营销盛世呐喊助威。

  “相对于主流媒体来说,民间运营的微博账号更具灵活自由的特点,它不似官方账号需经过上级审批,因此在时间上不容易滞后。”周奇说。

  但他认为,微博不能光靠买卖广告来盈利,应通过个人的商业附带价值来产生利润。“在接洽客户的过程中,微博红人的身份使我更易获得合作机会和优惠价格。”

  “如果体验的愉悦性遭到破坏,用户将会产生抵触情绪,进而对整个客户端失去信心。如此下去,用户资源便会慢慢流失。”裘杰表示,网络运营商一般通过前期提供的免费用户体验形成庞大用户群,后期再通过服务和广告形成效益。他认为,网络运营需要盈利无可厚非,但必须在效益和服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并将广告信息的选择权交到用户手中,而不是强迫式的填鸭法。

  2013年,新浪微博开始推出一款名为“粉丝通”的营销产品。据宁波尖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嵇明介绍,该款产品可进行目标人群的前期筛选并做定点广告推送服务,用户人群中也包括非粉丝群体。

  网友小林表示,自己是西门町的忠实粉丝,无论是求职面试还是消费维权,他都习惯在自己的微博中爱特西门町,“他的粉丝多,影响大,微博经他转发,关注度更高。”

  对于这种不请自来的商业广告,不少网友吐槽自己“被粉丝”了。但嵇明认为,站在广告商的角度,“粉丝通”能帮助自己寻得最适匹的用户群体,精确度将大大提升,其投放效果也比盲目寻求微博红人植入广告要好许多。

  “在2013年初,我招聘了一名微博助理。我们开始将网友的疑问和回复整理成数据库,以便信息查找和资讯积累,并将所有重要节日的微博内容提前编辑好,在特定节点发布。”周奇向记者介绍了他的微博管理运作模式。

  虽然周奇声称自己并未透过微博牟利,但他透露,微博圈内其实不乏商业操作现象,曾经就有人出价100万欲购买其微博账号,虽然自己并未应允,但某些草根名博其实已交由商业团队来运作,他们通过商业手段,收取宣传费用并在微博中植入硬性或软性广告。

  中新网宁波8月20日电(记者 何蒋勇 实习生 李佳赟)与许多普通的年轻人一样,周奇每天早上已习惯拿出手机定时查看微博的最新动态,看到消息提示处的数字显示为一万时,他的表情显得颇为“淡定”。对他而言,在工作间隙,回复私信与发送微博已成了他的另一份职业。

  “有时我们也会挑选具有官方认证的微博平台,如一些媒体官微进行广告投放宣传。一般来说,对方不会明码标价,对于所植入的广告也会进行‘擦边球’处理,以软性广告的方式发布。”该名人士说。省高院出台 涉民生案件 审理答疑,

  但裘杰同时也指出,在微营销欣欣向荣的表层背后,许多问题与行业漏洞也蛰伏其下。一些未经严格审核的广告信息通过竞价排名等方式占据着用户的眼球,这也为某些不法商家提供了便利。此外,真假难辨的广告信息铺天盖地,在用户使用的过程中,过多的信息干扰势必影响体验感受。

  据宁波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利用微博红人进行有偿广告植入已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在选择大V进行广告植入和宣传时,商业公司通常会考察该微博的粉丝数量、粉丝类别和活跃度,并针对不同的宣传活动来挑选匹配的微博红人,而费用则由三、五千至几万不等。

  浙江万里学院老师裘杰解读道,新媒体具有强大的互动和社交性能,其显著的群体粘附能力是传统媒体所无法企及的。随着移动互联网络的迅猛发展及年轻群体的快速涌入,微营销在未来必将大势所趋。

 ICP备1321422号

网站地图